2014新秀列传Ⅺ:太空上的篮球先生扎克拉文

2014新秀列传Ⅺ:太空上的篮球先生扎克拉文

和如今越来越多的NBA年轻人一样,扎克拉文出身自一个体育世家。但和别人不同的是,拉文家族在扎克之前,还没有结缘过。

“我的爸爸保罗拉文,是以前NFL西雅图海鹰队的线卫,而我妈妈C.J.拉文则是一名业余垒球选手,”扎克说,“而我自己是在和两个哥哥的对抗中成长的,我们全家人都有着出色的运动基因。”

因为父亲在西雅图打球,拉文一家定居在了华盛顿州,“我从7岁开始就确定,自己将来要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拉文说,“但在那个时候,棒球运动才是我生命中的唯一。”

棒垒球多有相通之处,而拉文一家除却母亲是垒球高手外,父亲在从NFL退役后也进入了垒球小联盟继续职业运动员生涯,“所以对我而言,我的记忆里都是父亲和叔叔们整日训练垒球的模样,”拉文回忆道,“我希望像他们一样潇洒地挥棒、帅气地奔跑。”

如果故事就这样发展下去,MLB可能会就此增加一位高个子球手,但一张影碟的出现,却让扎克拉文的生命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这部影片的名字叫做:太空大灌篮。

迈克尔乔丹在1996年就演出了这部经典的篮球混搭影片,当时扎克拉文不过1岁,没有机会在影院大银幕上欣赏到乔丹的演出。但6年过后,一个偶然的机会,终究让拉文欣赏到了这部充满谐趣却又能充分展现篮球魅力的影片。

从此以后,扎克拉文的人生就可以用另一部电影来形容,《像迈克尔一样》。“我从此开始对迈克尔乔丹着了迷,我每天都看几个小时的迈克尔视频集锦,希望练就他的篮球技术,”拉文说,“等到大一点,就跑到球场上模仿他的各种动作,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像迈克尔一样扣篮()。”用拉文自己的话来形容,他从这时开始,找到了他命中注定的运动项目。

感谢父母给予的身体天赋,令拉文在球场上能够比同龄人更迅速地成长,“我能够从小就和比我大两三岁的孩子们一起打球,从而加速了自己的成长,”拉文说,“当然,是爸爸每天在后院和我一起训练,让这一切最终都成为可能。”

虽然拉文转投篮球怀抱,父亲无法从技术上给予拉文更多的指导,但是各项运动之间关于身体能力的锻炼却是一脉相通的,拉文的父亲在这方面给予了儿子巨大的帮助。

“每一天爸爸都会和我一起,花无数个小时在后院锻炼,督促我练习控球、接球跳投、超远距离三分,还陪我进行速度训练与对抗训练,只要我在任何一方面有所欠缺,爸爸都会想到相关的训练办法来帮助我,”拉文说,“他在训练这件事上实在是充满了创造力。”

在扎克很小的时候,父亲就为他设定了奖励机制,在三分线投全中就可以到大卖场买礼物,而随着拉文不断成长,父亲先后增加了大号篮球、重型篮球、单手运球投篮等训练科目,不断激发拉文的投篮能力。

凭借着自己的天赋与苦练,扎克拉文很快就开始展露出超越同龄人的比赛能力,父亲则在初中时就将他送进西雅图罗塔里训练营,让小拉文和整个西雅图地区最出色的球员们一同训练,拉文在这里认识了布兰顿罗伊、贾马尔克劳福德们。

进入高中,拉文披上了波塞尔高中的蓝白色球衣,因为自小就在这所学校周边长大,能成为波塞尔球队的一员,对拉文而言是梦寐以求的事。可让他尴尬的是:在波塞尔打球似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高一一年,尽管拉文自己在得分上表现得予取予求,但球队战绩却是一塌糊涂,赛季结束后仅仅打出了4胜16负的糟糕表现,拉文一次又一次地在赛后在更衣室里,用毛巾蒙住自己,“每一场失利都像噩梦一样,我希望能尽快从噩梦中醒来。”拉文说。

在波塞尔的日子并不容易,学校的橄榄球队比篮球队受欢迎100倍,换成很多人,都有可能在这个时候选择转学。

“我的确也曾经考虑过转学,”拉文说,“但是我知道,我的教练在这种状况下会更加依赖我,我决定因此而留下来。教练跟我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也终究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天地。”

拉文决定率领着自己的小兄弟们努力向上攀爬,高二赛季,拉文场均得到25.9分,成为华盛顿州高中联赛的得分王,球队教练罗恩勃林格为其努力所感,“我相信他一定会为波塞尔而战斗的,扎克是我们本地人,这年头超级运动员能留在自己的出生地打球,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

诚如斯言,所有的高中篮球名校都在大肆招兵买马,一大批预科学校的崛起,令橡树山这样的著名高中都受到巨大冲击,遑论拉文就读的这样一所普通高中,他在高三当选华盛顿州高中联赛最佳球员,甚至赢得了当年度的州篮球先生头衔,但在全美范围内,除却ESPN高中篮球杂志邀请他担当了一次封面人物外,拉文没有得到全国性的认可,他没能出现在麦当劳全美高中全明星赛上,邀请其加盟的NCAA学校大多也非顶级名校。

罗恩勃林格教练同时也执教着一支AAU业余联盟的球队,拉文同样也在其麾下效力,UCLA男篮的助教菲尔马修斯在偶然间观看了一场AAU比赛后,记住了拉文的名字,待到日后UCLA主帅本霍兰德向拉文发起邀请时,拉文自然无从拒绝。但令拉文始料未及的是,在他签署完加盟协议书后不久,霍兰德教练离开了UCLA主帅的岗位。

这样的变化令拉文感到惶惑,他不确定新教练史蒂夫阿尔福德是否还会欣赏自己,作为一个受认可程度并不高的高中生,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我真的在考虑更换选择,华盛顿大学是我的第二选项。霍兰德教练被炒以后,我的注意力就转移了,华盛顿的罗马尔教练,我很欣赏他,他是我遇到过最酷的家伙之一。”

拉文最终的决定,并非完全为自己考虑,他决定要留在UCLA,因为他的父亲保罗拉文自幼成长在加州的圣博纳尔迪诺,从小就是UCLA大学男篮的球迷。

时至今日拉文都不确定,自己坚持加入UCLA这个决定是否正确,因为在洛杉矶的一年,他过得并不算开心。

阿尔福德教练曾给过他承诺,会像前任霍兰德一样重视他,拉文也的确在赛季开始阶段表现出色,在NCAA的前8场比赛,他投出了55%的三分命中率。但是当UCLA受邀前往麦迪逊花园与杜克一较高下时,他在贾巴里帕克的面前感受到了压力。

拉文和维金斯、帕克(微博)以及阿隆戈登们不一样,ESPN选秀专家查德福特评价道;“当阿隆戈登某个夜晚在罚球线中后,并不会产生什么太恶劣的后果,可一旦拉文在某个夜晚7投1中,那些中意他的人就会退缩、会动摇。”

面对杜克,拉文全场12投3中,这是他在NCAA第一次表现如此糟糕,但更糟糕的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拉文开始在投篮上表现得极其挣扎,不时投出9中1之类的数据,他的出场时间也因此起伏不定,“你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唯一所能做的就是尽量不去想这些,”拉文说,“虽然这非常困难,但我试着让自己享受那些胜利的比赛,享受我的大学生活。”

UCLA的球迷并未厌弃拉文,一来因为他只是大一新生,二来则是拉文毕竟拥有自己的保留曲目:扣篮。这个从7岁开始梦想着能像乔丹一样在空中飞翔的小孩子,竟然有朝一日能够梦想成真。

拉文的第一次扣篮发生在他初中时,当时身高还只有1.78米的他在一场夏季训练赛中参与快攻,结果在上篮过程中,他发现自己越飞越高,似乎可以用上篮以外的方式终结进攻,“那一瞬间,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拉文说。

从此以后,他就成为了一个在篮筐上不断完成高空作业的家伙,高中教练勃林格说:“我不知多少次为了他的扣篮从板凳上一跃而起,我执教过的球员,从没有谁的身体素质能和他相提并论。”

拉文把这样的扣篮带到了UCLA,在快攻中完成一次抡臂大风车几乎成为了他的底限,UCLA的球迷称之为:“我们又拥有了一个新的韦斯特布鲁克!”他的扣篮在2013-14赛季成为激励UCLA球迷士气的最佳武器。

短短一个赛季过后,虽然拉文的比赛中还多有青涩之处,但因在学校难获重用,拉文决定依靠自己的天赋在选秀大会上进行一次冲刺,父亲保罗拉文在形容这个决定时说道:“这就像是一场婚姻,如果你发现相互之间感情不够,你就会选择离婚,我们并没有要责怪任何人的意思。”

一场失败的婚姻破裂后,拉文投奔了NBA的怀抱,这个新的恋人会更珍惜自己的所有优点:天赋出众、年轻、潜力无限。如果说大学篮球比赛循规蹈矩、纪律严格,对拉文而言过度拘束的话,那么NBA选秀这个舞台上,试训和身体测试对拉文而言就如同量身定制的一般。他在芝加哥联合体测之中力压群雄,跳出了1.10米的最大腾空高度,虽然安德鲁维金斯数日后公布了自行体测的腾空高度:1.13米,但在后续的球队试训中,拉文一再粉碎掉了维金斯的纪录,尤其是他在为国王队试训时跳出的1.17米成绩,几乎可谓史所罕见。

在同级新秀投票中,56.6%的人认定,拉文是2014年运动能力最出色的新秀,而维金斯得到的选票则为30.3%,他们甚至被早早认定将在2015年NBA扣篮大赛的决赛中相遇。拉文对此满怀期待地说:“无论对手是谁,我都将会是胜利者,那一定将是一次非常棒的扣篮大赛。”

骑士森林狼重磅交易 两状元+选秀权换来乐福2014.08.0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