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斯托克电影完整剧情

阴暗大师朴赞郁的《斯托克

朴赞郁在韩国影坛久负盛名,像是《老男孩》《亲切的金子》《蝙蝠》《小姐》也成为了经典,他的电影一直延续着黑暗而诡异的风格,有着惊世骇俗的暴力,引人入胜的情节,被称成“阴暗大师”,这种电影风格也为韩国影坛带了不一样的多元化,电影背后更多的对人性可能性的探索更是让人津津乐道。

今天小编介绍的是朴赞郁执导的一部美国电影,也是他的第一部英文对白电影,《斯托克》,电影神经质的故事,古典的气息,流畅的镜头,都恰到好处。

恬静娴淑的女孩印蒂雅·斯托克18岁生日之际,惊闻父亲理查德死于意外的噩耗。相对于和丈夫一向不睦的母亲伊芙琳,从小和父亲一起打猎的印蒂雅自然承受难以排遣的哀伤与痛苦。葬礼当天,一名有着和善笑容却周身散发阴冷气息的男子毫无征兆出现在斯托克母女身边。他是理查德的弟弟查理,自称刚刚结束环球旅行赶来。伊芙琳对查理表现出不加掩饰的热情和好感,并主动留查理在家中居住。而印蒂雅对这个突然到来的叔叔怀有深深的抗拒与戒备之心。

紧张的气氛在这个刚刚失去男主人的家中蔓延,斯托克一家朝向万劫不复的深渊疾驰。

故事其实简单明朗,但是导演用了一种变态的方式把它表达出来,竟然让人觉得非常舒服,在氛围上设置的阴郁,让人欲罢不能的欣赏。

斯托克威尔的故事:伊战残疾女兵征战北京残奥

从越南回来的“阿甘”得到一枚美国“紫心勋章”,从伊拉克归来的女兵梅丽莎·斯托克威尔,也有一枚。

2004年,巴格达,机场通往市区的“爱尔兰死亡线”上,士兵斯托克威尔没有选择,她的左腿换来了一枚勋章。 2008年,北京,“水立方”,残奥会游泳运动员斯托克威尔有自己的选择,她要用在这4年付出的一切,换来金牌。

“听起来挺俗的,我只是热爱生活。坐在车里,打开音响,摇下车窗,我就喜欢那样。”

从小,闺房里装饰着美国国旗,狂热地和父母讨论入伍参军,而对生活的爱,使热衷于任何一种体育运动的她,曾经收到过美国跳水队的邀请信。当两种爱只能有一种选择时,她选择去伊拉克。

只是巡逻。路线是从巴格达国际机场到市中心,俗称“爱尔兰之路”。不知道在出发前,长官有没有告诉这个新兵这条路的别名——IED(遥控炸弹)巷、死亡街。

火光和巨响之后,她说当时她都没感觉到受伤,只有灼热感,“当我看到有人拿着止血带向我跑来,才感觉糟了。”

战友把她拖到悍马车后面急救。她动了动腿,“太好了,我的腿还在。”她被抬上车,这时候,她意识到流血——和电影一样,但这不是电影——“好像就是因为电影里的场景是这样的,我开始跟身边的人说,让他们转告我的父母,说我爱他们。我不知道是不是会死,也不知道除此之外还应该做什么。”

然后是电影里不会有的难熬的沉默。“很难,一切都很难。我不认识身边的士兵,不知道说什么,他也一样。他好像是必须开口,居然说‘今天天气不错啊’,是啊,你还能说什么呢?”

他们把她送到基地急救中心时,她还醒着,看到丈夫从楼梯上冲下来。在科罗拉多州,他们同在美军后备军官训练队,又一起来到伊拉克。

给妈妈打电话,给最好的朋友——大学室友美斯特打电话,她说了两句完全一样的话:

“然后我们在电话里歇斯底里地大哭。”美斯特说,“但很快,我说,‘但你还活着,你能回家了,事情还没有变得最糟。’我们开始谈她回来之后能做的事情,我知道她对生活总是那么积极。”

这个电话让她冷静下来,在真正的艰难开始之前。重复感染,医生一英寸一英寸地把腿从她身上拿走,但她居然和医生、护士交上了朋友。在军队医院,她看到了很多失去双脚、甚至丧失全部四肢的战士,开始相信,她是幸运的。

丈夫给她带来一本小册子,关于残奥会。最初,她并不感兴趣,当了解得越多,她终于发现,她对生活的爱已经是一种激情,在这里她能找到激情。朋友们注意到,当她开始游泳训练,整个人变得专注起来……

但是要去参加残奥会,她还不够快。她又收到了一份邀请,来自军方专为因公受伤的士兵提供训练,以参加残奥会的训练营。这一次,她没再拒绝。

“这里不是什么奥林匹克夏令营,这是奥林匹克训练中心!”她的教练吉米·弗洛尔简直把他们当新兵蛋子一样训斥,但她听了很喜欢。“我一进去就明白,那是个很远很远的梦。我明白,人人都明白,吉米也明白。”

一开始,她每天游5.5英里(约9公里),现在每天的距离是6英里。当时间流逝,所有人都感到了变化,甚至她的教练都彻底忘记,是一场不幸才把眼前那条残缺美人鱼送到眼前。

教练给她也弄了件菲尔普斯他们穿的Speedo(速比涛)泳衣。那是一件有两个裤腿的连体泳衣,看上去很正常。

她把泳衣拿在手里,只过了一秒钟,就问教练:“吉米,另一个裤腿,我怎么弄?”

科罗拉多的派克峰训练基地,是很多参加奥运会的美国运动员的训练场。这里有一座土山,两边的坡道都是用废旧枕木砌起来的木头台阶,一面有1.5英里(约2.4公里)长,一面有4英里(约6.4公里)长,并且前者的路线,几乎是垂直的。

距离4月份进行的残奥会游泳预选赛还有一个月的时候,教练为她安排了一项热身赛。在丹佛,她将有机会第一次在家人和朋友面前,秀自己。但是她输了,而且只是勉强完成了比赛。

紧张的一个月过去了。每晚入睡前,她都要告诉自己,即使失败,所付出的一切也是值得的。400米自由泳预赛,她把自己的个人最好成绩提高了7秒。决赛开始前,教练把她拉到了一旁。

教练还是改不了他在新兵面前喜欢夸张的习惯,他说,那时候她“像一个从地狱里飞出来的蝙蝠”。另一个旁观者说,当时教练紧张得要吐了——即使看她游了几个月,他也从来没见过她用这样的频率在水里一进一出,他担心她会被这种疯狂的节奏拖垮的,但最后——“她从水里出来了,还活着。”

是的,她还活着,但是触壁一刻,旧的全美纪录死了——她把个人最好成绩提高了17秒!她在三个项目上拿到奥运门票,要去北京了。

是那只失去的左腿帮她做到的吗?应该是她那颗强大的心,她说:“这是我的第二次机会。”

在Google中输入“Melissa Stockwell”,只在美国残奥会代表团官方网站上找到了她的英文资料:梅丽莎·斯托克威尔,1980年1月31日生于科罗拉多;2004年3月,随美军第一骑兵师开赴伊拉克,二级陆军中尉军衔;2004年4月13日,执行任务中遭遇路边炸弹袭击,左腿膝盖及以下部分截肢,回国后被授予铜星勋章及紫心勋章;现美国女子残疾人400米自由泳(VP3级)全国纪录保持者,将在北京残奥会上参加400米自由泳、100米蝶泳和100米自由泳三项比赛。

没错,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这是一段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向这个有尊严的生命个体致敬——突如其来的炸弹没有毁掉她的生活,她用强大的内心打开了人生的另一扇窗。她的动力? “听起来挺俗的,我只是热爱生活。”

还有5天,北京残奥会就要开幕了,我们会发现更多……(楼栋)【编辑:卢岩】请 您 评 论登录注册匿名评论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斯托克》:邪恶扭曲的故事赏心悦目的炫技二流拙劣的剧本?

韩国导演朴赞郁进军好莱坞的第一部作品《斯托克》,叙述女孩印蒂雅18岁生日那天,父亲因车祸意外死亡;丧礼当日,谜样叔叔查理意外现身,为印蒂雅母女生活,带来欲望、死亡与高潮……

观看《斯托克》前,我不知道该怎么期待这部作品;影片前半场,我以为《斯托克》是一部女孩成长记事。

外在改变:印蒂雅每年生日必定收到的新鞋礼物,一字排开,样式统一保守(纯真);片末,印蒂雅收到她的18岁礼物,平底鞋换成韵味十足的高跟鞋,当她穿上新鞋走在封闭屋内,喀跶喀跶声响,成了印蒂雅年龄身躯熟成的象征。

内在改变:印蒂雅和查理叔叔连手弹琴,叔叔的气味与触碰令她感到兴奋,女孩对男体的渴望与好奇,不断加温升高;而后通过暴力与死亡,让印蒂雅初尝GC滋味;尝过禁果的夏娃,再也回不了纯真伊甸园。

《斯托克》后半场,电影格局不再局限为印蒂雅的成长日记,反而像女性大暴走的复仇诗篇!

原本将《斯托克》视为《天生杀人狂》的女性版,女孩血液里流淌着邪恶血统,嗜血天性一直都在体内,只是欠缺引燃的导火索;若用「天生邪恶」来解读这部作品,会否错看导演本意?

我发现《斯托克》的情怀更贴近乔·赖特导演《汉娜》,关于年轻女孩如何一步步摆脱加诸身上的种种暴力(国家/血统/男性/母亲);也像《末路狂花》,一路狂奔不停,只求解脱束缚。

回看《斯托克》片中的男性角色,尽管年龄、外貌、阶级皆差异许多,但行为模式却非常相近。

就像印蒂雅为排解她对查理叔叔的渴望,跟一名看来「正派」的男孩示爱,俩人在树林间准备发生关系时,印蒂雅临时改变主意,连忙喊停,男孩将印蒂雅压在地上说:「你开始了这一切,就要把事情给做完」,接着以暴力获取所需。

就像印蒂雅的叔叔查理,表面看来行事沉稳大气,实际上却是个求爱不成便用暴力解决问题的小男孩。

查理在片中杀掉不少女人,不单因为感受到威胁(秘密被揭发),更是因为「你们不听话」的高压统治。

当查理用皮带紧紧勒住印蒂雅母亲脖子时,他兴奋高喊:「印蒂雅,快过来看,印蒂雅,快过来看!」(像不像小孩子发现新奇事物的口吻),喊了半天却不见印蒂雅身影,查理的语调从兴奋变成命令式,他说:「印蒂雅,你现在就给我过来!!」。

《斯托克》做了一个有趣安排,朴赞郁导演在片中不断交叉剪辑印蒂雅和母亲做过相同的事情,既像是一体两面,也像是母女同心,然而在如此相似的表面行为下,她们却又相互排斥着彼此。

影片前半场,我以为印蒂雅对母亲,或者母亲对印蒂雅怀有敌意,源自两人对父亲的占有欲(仿佛情敌关系);影片后半场,我发现印蒂雅之所以厌恶母亲,或母亲无法亲近印蒂雅,在于两人思想上的高度落差。

印蒂雅的母亲曾对她说:「你到底是谁?」,显见母亲丝毫不了解女儿的心思;而印蒂雅面对母亲的沉默,说明她的无意沟通(或说放弃改变母亲),印蒂雅不想成为如母亲一样的人,一个只会哭哭啼啼面对死亡、只能用身躯去男人、只想关在大宅中却无自我求生能力的女人,母亲啊,甚至没帮她梳过头发!

印蒂雅无法与母亲/社会沟通,主要原因在于:「她从来不想当个循规蹈矩的乖女孩。」

电影尾声,印蒂雅站在道路边缘,冷眼看着刚被她用大剪插入头部的警察缓缓死去;这一幕画面呼应印蒂雅刚跟查理叔叔认识时,为避开叔叔观看她的眼神。

印蒂雅刻意从屋外绕了远路回到屋内,坐在后屋楼梯下方休息的她,听见楼梯上方传来叔叔的声音,站在高处的查理叔叔对着印蒂雅说:「你被我抓到了,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站在我下面。」。

印蒂雅闻言,脸上露出不悦表情,爬上楼梯,故意比叔叔多站一个阶梯,点出小侄女不想居于人下(男人)、不让须眉的心境。

回头再看印蒂雅和警察位置的高低变化(女上男下),像不像阐述着女性要在男性主导的社会闯出一片天,必得「学习与熟悉男人的游戏规则」。

如此看来,《斯托克》不只是女孩成长史,更是女性成长史,这部影片不单讲述女孩摆脱父权阴影的束缚,更进一步扭转女性只能靠肉体、只能依附在男性底下生存的柔弱形象(印蒂雅片末出走,母亲依然陷在大宅内)。

走文至此,深深觉得《斯托克》上映时间实在太早,否则绝对适合拿来当奇幻影展的神秘场或开幕片,毕竟影片除了颠覆好莱坞电影男强女弱的公式外,结局还让印蒂雅成功出走,获得真正的「自由」(挡我者死!),一扫当年《末路狂花》结尾,两位女主角被一群警察(男人)给逼着跳崖的悲情啊!

可惜《斯托克》不太可能成为一部广受欢迎的影片,影片节奏过于舒缓,剧情对大半观众来说也嫌不够浓郁吧。

然而,我愿意推荐这部作品给大家,故事有趣(剧中死了这么多人,却没有引起警方大动作追查,不免有些离奇)、影像绝美、音乐诡异、美术超强;我尤其喜欢片中刻意放大昆虫攀爬或是蛋壳碎裂的种种音效,既点出印蒂雅感官的高度敏锐(猎人般性格),也有隐喻年轻灵魂仍未被成人世界玷污的纯净!(因为感官仍纯净,看事才会清晰!)

最后,不得不赞赏饰演印蒂雅的米娅·华希科沃斯卡,把女孩的情欲与成长给演得入木三分,浴室那场ZW戏,演得层次分明又惊人,很期待米娅·华希科沃斯卡的未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