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枪火三部曲顺序

潜行狙击三部曲顺序

1、《潜行狙击》讲述了梁笑棠 捣破社团“进兴”后而貌似牺牲,其实死亡只是掩饰,在这几年他潜伏国内,继续当卧底。棠联同国内公安成功捣破一个粤港犯罪集团,恢复警察身份,被任命CIB刑事情报科教官,专责物色及训练卧底。

2、学警狙击:主要描写学警经过训练及在机动部队工作后,参与警队实际工作之后的成长过程。在此剧中Laughing已成为卧底,并剧集结尾假死。《潜行狙击》为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2011年时装电视剧,由庄伟健监制、欧冠英编剧,谢天华、黄宗泽、陈法拉、刘松仁、徐子珊等领衔主演。

3、潜行狙击,结局中,因苏星柏令Jodie死亡。令Laughing愤怒,Laughing在警方手中夺回犯罪证据戒指.约苏星柏见面,并杀死了苏星柏(只听见枪声,并没有画面;后来证实:laughing假意杀苏星柏,实为接受新任务;杀苏星柏的另有其人).被判终身监禁。

《枪火》打造极致人物 塑东北抗日英雄群像

搜狐娱乐讯 由著名导演虎子担纲执导,“年代戏女王”马雅舒、“魅力型男”朱泳腾领衔主演,汇集了冯恩鹤、斌子、陈创、史可、杨子骅等实力演员的抗战传奇大剧《枪火》目前正在紧张的拍摄中。该剧由西安曲江顺心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出品,以“九一八事变”前后的东北抗战为故事背景,塑造了东北抗日英雄群像,剧中一个个极致人物将带给观众不一样的收视震撼。

《枪火》以抗战传奇英雄徐文杰(朱泳腾饰)的经历为主线,演绎出一幕感人肺腑的慷慨悲歌。作为剧中主人公,徐文杰的一生绝对堪称极致传奇。他是将军之子,从海外留学归国,一身学识,一身本领,有着满腔的爱国之气。九一八事变后,徐家惨遭灭门,徐文杰被日军抓获判处死刑,却被土匪金子弹所救,意外成为“土匪头”。在东北沦丧、山河破碎的年月,他持一把杀无赦金镖痛击日寇,最终成长为令敌人望风丧胆的抗日英雄。从海归到土匪最后到抗战英雄的角色转换和跌宕命运,让这个人物完成三部曲式的抗战传奇。

素有“年代戏女王”之称的实力演员马雅舒在《枪火》中塑造了女主人公马舒一角。在名义上,马舒是一位医生,有着精湛过人的医术,但实际中却是一个信仰坚定的地下党员。她受中央的重托亲赴沈阳,建立与苏共通过东北的联系渠道。在东北危亡的时刻,马舒一方面行医济世,救死扶伤,一方面暗中行动,抗战救国。在九死一生的潜伏危机中,马舒与徐文杰展开一段感人肺腑的战火情缘,更在爱与信仰的指引下,为抗战大业贡献着自己的泪与血,成为烽火硝烟中的传奇女性。

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徐文杰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士,可知其父的不凡。剧中,曾出演《潜伏》中的吴站长而广受观众喜爱的实力演员冯恩鹤演绎了徐文杰之父——徐国真。作为东北军中的爱国将领,徐国真的一生都以保卫国土,守护百姓为己任。在东北最黑暗的时刻,秉性刚烈、勇武果敢的他一直力主抗战。沈阳沦陷后,为保护抗战烈士家眷,徐国真毅然留在沈阳作为人质,不管日军和汉奸怎样酷刑折磨,始终坚贞不屈。徐国真的经历彰显出中国军人的伟大,其极致的经历和壮烈的精神,无一不让人动容。

气质女星史可在《枪火》中饰演了爱国进步女学生金花,她极致的人生经历,也让人难忘。这位既有学识又有见识的女孩,竟然出身匪窝,是大名鼎鼎的金家寨寨主金子弹独生女儿。她外表柔弱,内心却坚强,面对日军哪怕势单力薄也奋起反抗,遇到徐文杰竟然会追随特战队,并成为队伍中唯一的女性。她教授士兵日语,帮助抗日;她帮徐文杰劝说父亲,挽救民族的文化。在国破家亡的时刻,金花展现出一个知识女性为抗战所做出的贡献,同样堪称抗日英雄。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杜琪峰复仇三部曲第一部《枪火》—— 一部低成本创造的传奇

之前介绍了老杜的复仇三部曲其二的《放逐》,今天就来介绍他的第一 部作品《枪火》。

《枪火》 是银河映像出品的黑帮片,由杜琪峰执导,黄秋生 、吴镇宇 、吕颂贤、任达华等主演。1999年11月19日影片在香港上映。

《枪火》是杜琪峰导演生涯的一次突破,标志了杜氏风格的成熟。凭借这部电影杜琪峰获得了第1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第37届台湾电影金马奖和第5届香港电影金紫荆奖最佳导演奖。也让吴镇宇获得了金马影帝。

该片全程只用了19个工作日,成本也只有250万港币。而这部低成影片成了香港黑帮电影不可超越的经典。

影片讲述了 黑帮龙头文哥(高雄饰)被杀手追杀,危机四伏。其弟阿南(任达华饰)为了其兄的安全,安排了五个人来做文哥的保镖,并命令他们查出暗杀文哥的幕后主使人。这五人分别是阿鬼(黄秋生饰)、阿来(吴镇宇饰)、阿MIKE(张耀扬饰)、阿信(吕颂贤饰)和阿肥(林雪饰)。阿鬼是文哥以前的手下,江湖经验丰富,智勇双全,阿MIKE是神枪手,胆色过人,阿肥是枪械专家,而阿来和阿信则是近来江湖道上声势最猛的古惑仔,敢打敢拼。五人同心协力,冒着生命危险粉碎了杀手的多次进攻,并在最后一次反击中一举将杀手擒获,并查清了幕后主持人是与文哥父辈一起打天下的肥祥。历尽艰险,终于完成了任务,这五个互不相关的江湖中人也成了肝胆相照的好友。

但就在他们准备在领取酬金后就各奔前程,在江湖中再见时,事情并没有结束,阿南在交付酬劳时告诉阿鬼,阿信在保护文哥的过程中与文哥的妻子勾搭上了,并要求阿鬼执行家法,取阿信的性命,阿鬼答应下来。阿来收到这个消息后,直接找上阿鬼,说阿信是自己的好兄弟,不准阿鬼动他一根寒毛。阿鬼坚持要执行家法,阿MIKE和阿肥又分别支持阿来和阿鬼,五个同生共死的弟兄转眼间就要反目成仇,最后约定在一家小餐厅解决这个问题。

开放式的结局,一颗空包弹,挽救了阿信的性命。因为同生共死,因为江湖义气,这五个男人已经不会将枪口对准对方 。

全片最精彩的部分无外乎是在商城里护送文哥的那场戏。五个人的站位、配合,没有言语上的交流,但无声胜有声。这就是信任。

影片拍摄时也发生了很多趣事。最好笑的莫过于吴镇宇扇黄秋生巴掌的那场戏。拍摄的时候恰好是黄秋生的生日,吴镇宇一边扇黄秋生的巴掌,一边跟他唱生日快乐歌。这真是一个最特别的生日祝福了吧。

本片是《枪火》的第三?? 不过公映后杜琪峰的影迷们似乎并?

杜琪峰电影的一大突破之处,就是改变了港产枪战电影传统的叙事格局。在他的镜头中,枪械不再是火爆激烈的杀人武器,更像是侠客们手中的宝刀利剑,也是男人之间交流和对话的密码。当年为走向国际市场,杜琪峰拍摄了“枪火”系列第三部——《复仇》。也许与《枪火》和《放·逐》相较,本片并没有什么突破和创新之处,但当时的形势,也不允许杜琪峰这样做。但影迷们仍然可以通过电影感受到男人们拔刀相助、舍身取义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复仇》的故事其实并不复杂(也无需多么复杂)。一个沉默冷峻的法国男人费兰斯(约翰尼·哈里戴饰)为了替女儿复仇,便孤身一人来到了澳门。他拥有迷离而坚定的眼神,少言寡语、目光深沉地游走在这个光怪陆地的陌生城市。

虽然影片风格简约,但却绝不简单,随着阿鬼(黄秋生)、肥乐(林雪)和阿柱(林家栋)的出现,紧接着便是一场赏心悦目的宾馆猎杀。杜琪峰用行云流水的剪接技巧和动作设计,让银河映像的影迷们大饱了眼福,同时一个法国男人和三个中国男人之间的惺惺相惜之情,也由此铺展开来。

在宾馆这场戏里,杜琪峰通过缓慢的平移镜头再次展现了四个男人静止般的群像。在逼仄的空间里,平静的对峙中却暗藏着凌厉的眼神交流,冰冷孤傲的墨镜却压抑不住内心的暗潮涌动,不期而遇带来的种种可能性萦绕在几乎快要令人窒息的空气中,四个男人仅用沉默就完成了第一次交流。按照银河惯例,接下来的事情一定会发生得很酷。

四个人的第二次相遇,由费兰斯跟踪阿柱前往地下通道而引发。这一次的会面,每个人都有了明确的目的性。这场戏可以视作《枪火》中荃湾商场大战的浓缩版本——杜琪峰再一次运用了经典的景深和运动镜头,而人物、空间和摄影机的调度也在这里做了更抽丝剥茧般的展示,加上忽明忽暗的光线营造,让紧张的对峙气氛喷薄而出,也有了极强的形式感和观赏性。

当然,本片杜琪峰一次集大成般的自我展示,它又怎么能绕得开“枪”呢?四人在第一次共进午餐时,“枪”的话题贯穿始终,一场组枪大战,虽然没有对白,只有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但此时此刻的阿柱和费兰斯却完成了最平静但却最入心的交流。其实男人之间的情谊从不需要过多的话语来诠释,几声会心的微笑、几句简洁的对白,哪怕是一枪被击碎的飞盘,也可作为他们结盟的讯号。

而真正“以枪会友”的场面出现在黄昏的郊外,在阿鬼表哥的帮助下,费兰斯找到了一支“双鹰”。四个人站在秋风摇曳的荒草中,他们用子弹让前方的一辆自行车保持前进,这里和《枪火》中经典的“踢纸团”一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人物内心的试探和角力。虽与《放·逐》有着近乎相同的人物站位、镜头角度、飘逸的枪火和潇洒的举枪动作,但此刻却多了一个属于男人的乡村吉他旋律,使影片第一次有了浪漫而悲壮的意境。

随着剧情的发展,一切真相昭然若揭。原来三个凶手是阿鬼、阿肥和阿柱的老板派来的手下,这场谋杀也是由他亲手策划,此时电影的命题终于浮现——忠诚还是背叛?忠诚谁?又背叛谁?影片最后,这个法国男人已被同化,只是为了三个他忘却的最好的朋友,像个男人一样去追讨血债血偿。承载着死亡命题,《复仇》安排了全片最为赏心悦目的终极枪战。三兄弟在垃圾场一起抽烟、开枪、报一死战的场景,颇有着乔峰三兄弟在少林寺喝酒,对打丁春秋等武林高手的意境,场面震撼人心,热血沸腾。尽管收场有些瑕疵,但空旷的垃圾场和众多的敌方人马形成强烈的比对,很有古装武侠片的味道,足见杜琪峰对大场面掌控的深厚功底。纷飞的纸屑、穿梭的子弹、喷薄的鲜血,宛若一场华丽的死亡之舞,原来绝路也可以是鲜花怒放,原来面对死亡时竟也可以沧海一笑。

也许本片和杜琪峰其他作品相比,知名度并不算太高,甚至上映之后被影迷认为是一部“滑铁卢之作”。但笔者认为它仍然没有失去银河映像电影一贯的高水准。本片究竟是经典,还是一部平庸之作?不知道各位看官又是作何评价的呢?